鬚哥的影像半生
墨分五彩
此時此刻

總喜歡以黑白照來捕捉每一時每一刻。因為黑與灰間可以有無限的可能性。美國偉大的攝影師安瑟.亞當斯(Ansel Adams)以其獨創的「分區曝光法」,將拍照和黑房緊密結合起來,從此我們可以看到灰色原來可以有這麼多樣性。有的朋友不喜歡,認為黑與灰是虛幻而不真實的,只有充滿色彩的現實世界才是最實在。雖然我也喜歡彩色,但現實的彩色世界同樣是充滿了虛幻,我們每天看著電視及多媒體,有誰能分辦現實與虛幻之分別?尚.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的《波灣戰爭不曾發生》正道出這個荒謬性。而虛幻與否,全在乎我們的心而已。

黑與灰,只是一個皮相,正如此時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