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浪蕩文化之旅
會說話的雕像

雕像會透過身體的動作、臉上的表情向你說話。最經典的要算是希臘的神話英雄和諸神的雕像,其塑造出來的人體比例更成為後來的“美”的典範。

無論是米羅的維納斯或雅典的勝利女神,都有一種古典的魅力與攝人的力量,古希臘人重視形態上的美,從理性平衡到豐滿而有生命力,在這風格轉變的過程中,希臘曾經歷黑暗的歲月,直至擊敗入侵的波斯大軍後,雅典才開始了藝術境界上的提昇,一方面他們承認人性上存在的缺陷,另一方面則認為人與神是同等同尊,完美的雕像,正反映了他們的心境。

雖然從古典的希臘時代至希臘化的羅馬時代,古典主義依然影響著米開蘭基羅的“大衛”,或變化至現代法國羅丹的“沈思者”、挪威古斯塔夫(Gustav Vigeland)的“生命系列”,在此變化歷程中,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表現了﹣﹣厚重的生命感。如何能以青銅或大理石如此堅硬的材質,表現出令世人驚嘆且有共鳴的感情,就並非普通的石匠可塑造出來,因為創造者那深刻的洞察力,對人生的思考,正是化堅硬為沈默,顯示了生命的源頭。你凝視著這些生命,從堅硬中彷彿可聽到細言絮語,在述說它的故事。

挪威的奧斯陸雕塑公園(Vigelandsparken)內的二百多件雕像,為當地雕刻家古斯塔夫(Gustav Vigeland 1869年-1943年)的系列作品,藉著雕像來述說生命,每個雕像都分別以不同的形態、特質呈現出來,走過“生命之橋”恍如我們的人生經歷:孩子的仰望、歡笑,父親的責打,母親的寵愛等,都在眼前一一掠過,投射在我們過去的經歷中。“生命之橋”過去了,迎接而來的是“生命之泉”,中間有四個大人揹抬著一個大盤子,水從其上流下來,周遭都有不同的男女老幼,從其憂傷的神情,體驗到其中透出的巨大壓力。再往前走,“生命之柱”就矗立在眼前,高高的柱子上擠滿了充滿活力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在掙扎、努力,每個人都像在拚盡一口氣,為的要攀上生命的頂點。

古斯塔夫的“生命”歷程,就此劃上休止符。對古斯塔夫來說,生命之柱的頂點是終點還是新的開始?作者在此處給我們思考的空間。但對基督徒來說,生命的頂點並非終結,古希臘人的雕像,再美也會隨著日子的逝去而灰飛煙滅,世人看來,性命比任何東西都重要,但是卻忽略了生命(靈魂)其實更加重要,性命可以隨時都失去,但生命若找到了源頭,就有了永生的盼望,你的源頭在那裡呢?耶穌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

生命的頂點不再是終結,而是永生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