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關於鬚哥的二三事‧‧‧‧
人啊人!鬼啊鬼!

我與太后的相識,說來好笑,就是始自一本書:《人啊人》,作者是中國當代已逝世的作家戴厚英。此書是文革後,八十年代湧現的傷痕文學中,最著名的一本書,以致那個年代的青年人,若你沒有看的話就是「思想不夠前進」,此書風扉當代的香港青年。因為相識始自此書,就給她的老同學Gary引為笑談並加上了下聯:鬼啊鬼,直至今日。

當時的書展是在香港大會堂低座展覽廳舉行,和今日在會展中心的規模不可同日而語,敏儀是我的同事,當時要在書展攤位中幫忙售賣書藉,因而看中這本書,身邊卻沒有甚麼錢,於是問我借了五十塊(當年五十塊已不少了)去買書,我多事的問她買甚麼書,她說買這本《人啊人》,當時我一聽,妙啊,這小女孩懂得看如此有深度的書?從此就和敏儀熟落起來。

敏儀是上帝賜我的好妻子,婚後因為她是第一次從事展覽工作,經常要往外跑,雖然辛苦,但也一直支持我的事業,常勸我做得不開心就不如辭職,去做我喜歡的工作。有一段日子我如願開創事業,經營一小時沖晒店及外接拍攝的生意,但生意不理想,苦苦撐下去的那段時間裡,就導致不少的爭吵,甚至瀕臨離婚的地步。那時,她在家受的委屈我是知道的,今天我實在要感謝她。

回首前塵,除了我的太后外,還有我無數要感謝的人,曾經在我的生命中與我同行:僑大時的淑、師大時的琪、回香港就業時的嘉,都讓我在生命中得以成長,學習到不少事物,因為你們的愛,讓我釋放了內心的恐懼與自卑。

感謝我的父母及智慧,妹夫康,都是關懷與支持我的親人,僑大時的子明,在屬靈的生命路上曾給我指引,老友凱仔與我童年到現在,Qube也在我的生命中與我一起經歷過,最後是已逝世的應生。我腦海常響起一首老歌,也是我最喜愛的:「So many nights, I'll sit by my window, waiting for someone to sing me his song......, And you light up my life, you give me hope, to carry on you light up my days, and fill my lights with song. 」願上帝祝福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