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浪蕩文化之旅
巴黎,黃昏

巴黎印象,只是匆匆的一瞥。

巴黎數天,都是在黃昏日落之際,才能好好的欣賞巴黎的樣子。無論是艾菲爾鐵塔的傍晚或新凱旋門的黃昏,都有不同的風采。在傍晚夕陽的餘暉中,高高的鐵塔上俯瞰整個巴黎市時,項刻間充滿熱鬧活力的巴黎恍似靜止下來,這種感覺和東京鐵塔或義大利波隆那高塔上望下去的感受都不一樣。前者看下去的東京市,耳畔猶聞樂音;而後者的波隆那望下去卻感到莊嚴肅穆。

新凱旋門的黃昏,更是有趣,那裡滿是悠閒的人,看書、聊天、喝酒等,透過新凱旋門廣場上的玻璃,夕陽餘暉更顯溫熱、橙黃,然後,遠方的城區慢慢的沒入靜寂之中。

走的時候也是匆匆的,遙望鐵塔,那時剛巧也是黃昏,天空滿是詭異的紫色,映照著鐵塔剛上的燈火,剎那間心中有份感動,立刻架起三腳架,不管距離火車離站沒有多少時間,硬是匆匆的把她拍下來,然後連跑帶跳的衝進火車站,剛上了車,還沒有喘氣的當兒,車開了,再見,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