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快門半生
快門以外

這裡都是歷經 20 多年的部份作品,有學生時代的,有成熟也有青澀的。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到我在思想上的轉化,有的悲觀,也有的積極;有的作品在某程度上是受環境牽絆,創作並非完全的自由。

在這麼多年的創作路上,從生澀的表現手法到揮灑自如的今日,和拍攝照片一樣,這條路從來都是寂寞的,沒有人可以理解。從事藝術工作,自身不但要有一份比常人更強的執著與自信,在執著間又得平衡當中可能發生的衝突,自信中要不斷向下紮根更沈穩的基礎。有時候過了自己所能忍受的極限時,就會躲在一側埋怨上帝為何要將自己置於這個田地。加上作為基督徒,自然更不能以藝術為藉口釋放自己出來,畢竟,深層的本我層次是充滿獸性與慾望的。

上帝將我放在不自由的位置上,正就是讓我可以磨去銳利的梭角,學習體諒人的軟弱,順服上帝的帶領;同時也開始“看到了”上帝創造的偉大,並在我身上的作為,預備前面事奉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