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香港心中國情
母親的根源

上海,是我母親出生的地方,她原是孤兒,後為一音樂世家所收養,這家族是基督教家庭,我母親就在音樂與宗教的薰陶下成長。

童年還沒有過去,母親就為了逃避戰亂而與養父母一家坐大船到了香港,從此在香港定居,沒有再回去上海。常聽見她描述童年種種,可都是模糊的回憶,印象最深的卻是當年的霞飛路(即今之解放路),總以為母親的回憶只餘殘像,可是她遇上上海老鄉,總能儂呀儂的聊上半天,使我覺得很有趣。

偶然的機會,與太后遨遊上海,特意到霞飛路一帶瞧瞧。上海不愧是國際名都,年日的逝去,也不減她的風采,晚上從法國餐廳的露台看過去,矗立於黃浦江岸名廈大樓的燈火,雖沒昔日的輝煌,卻仍有一份自信與氣派。

我們整天都在霞飛路上蹓躂,目的是要看看及感受這歷史名路上留下的風采。一路上,經過了張愛玲的故居────常德公寓尚在;倘佯了中山小築,這裡地方不大,但透過這幢建築呈現出來的卻是雍雅沈穏。隔一條馬路,就是尋常百姓家,我們穿梭於陋巷中,這兒的一磚一瓦雖歷經風霜,仍如常融於生活中。在這兒,家家戶戶都掛起晾曬的衣物,在煦和的陽光中,迎風飄揚下的衣物,揚起了洗衣粉的香,也揚起那份怡然恬靜。昔日這兒的風雲迭起,今日已了無痕跡。

母親根源於此,自然也帶有一份傲氣與堅持,上海造就了我母親,但更重要的是,她在後來的一生中,願意將這份傲氣與堅持交在上帝手中,以致在我成長的日子裡,給我看見了上帝在我們家庭中的作為,藉此而顯明了上帝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