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浪蕩文化之旅
莫內的花園

莫內的池塘系列,全是出自他的花園,距離巴黎有75公里的路程,我和太后在法國轉了兩次車子才到達這個名叫Giverny的小鎮。

莫內的莊園並不大,但也有足夠的景觀讓他畫出偉大的印象派畫,莊園的佈局和中國園林有點相似,就他繪的其中一幅荷塘畫,遠方的曲橋,恰像蘇州名園其一拙政園中“別有洞天”的佈局。園中每一角落,甚宜入畫,光影在此間的變化,細緻而柔和,透過樹蔭投下的光斑,色彩滿地,與花競豔,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透過大自然,莫內發現了色彩的祕密,但他願意和我們分享,甚至透過後人開放他的莊園,與我們一起欣賞園中之美,不是透過他的畫筆,而是真正的大自然。

太后最感興趣反而是他的黃色廚房,一切東西都是黃黃的很有食慾感,窗明几淨,正合她的心意,現在的廚房雖不是最理想,但她已很滿足了,因為一切都是上帝所賜。

莫內的偉大,全在於他在畫中願意和我們分享美的感覺、色彩的欣悅。一如梵谷,他不會重複述說他的痛苦,而是把最好的與我們分享,讓我們同感受色彩的愉悅,上帝造化之工。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這日到那日發出言語,這夜到那夜傳出知識。無言無語,也無聲音可聽。它的量帶通遍天下,它的言語傳到地極。神在其間為太陽安設帳幕,太陽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歡然奔路。它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沒有一物被隱藏不得它的熱氣。」詩篇1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