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走過的足跡
香港

正在製作這網站時,忽聞黃霑去世消息,有點愕然。

我是聽他的歌、看他的書成長的一代,<獅子山下>也是風靡當年的劇集,這首主題曲也就是他作的詞,作曲則是顧家輝,而顧家輝的姊正是當時紅星顧媚,雖已息影但仍以畫得一手好的現代國畫,在畫壇上大放異彩,和黃霑一樣,他們都是才情兼具的人。

香港從來不是歷史名城,雖然歷史已過百年。可他的名氣卻只在金融經濟上,雖然孫中山、魯迅、張愛玲等,都曾在香港一段日子,北大校長蔡元培更長埋香江,但香江並沒有因為這些名人而留痕。相反,留下的都是逃難而來的中國老百姓,用他們的手划下一道又一道的刻痕,歷史就是這些刻痕日漸累積而成,透過這些刻痕,香港就如此的度過無數艱苦歲月,從天台木屋、公屋,繼而建起廣廈千萬間。

除了<獅子山下>,最喜愛的有兩首歌,分別代表了我在成長時兩個時期,一首是<問我>,另一首則是<滄海一聲笑>。<問我>是電影<跳灰>的主題曲,主演是蕭芳芳,當時是由陳麗斯幕後代唱,我看了這電影後,<問我>這首歌就陪我哼著的走過不少日子。

今日,<滄海一聲笑>成了我第二最愛,這種豁達的心境,並非人人可暸解和達致,難得的是黃霑先生達到了這個境界,這是作為藝術工作者誰都嚮往的。我並非一個豁達的人,走過這麼多年的路,總會給朋友說我「唔化」(廣東話,意思是說看不透也放不開),幸好我的「唔化」倒沒有令我憤世嫉俗,只有滿肚子氣,沒人的時候,暗地裡放一放,就沒事兒了。

剛好,這個<走過的足跡>其中一輯以香港為主題,特別選出我從前在香港拍過的人、事、物為點題,作為對黃霑先生的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