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香港心中國情
半畝方塘一鑒開

此句源出於朱熹的《觀書有感》,全詩:「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惟有源頭活水來。」這首詩本來是朱熹比喻自己的心像明鏡的半畝方塘,一切心外之物象,徘徊來去,都反映在他的心鏡上,而他自己讀的聖賢書,就還他一個活水源頭。這詩的精妙之處就在作者用上了賦、比、興三義,鬚哥在這裡則以賦的義來解說蘇州四大名園。

2001 年夏,鬚哥和太后乘去杭州探訪克儉之便,順道去參觀心儀已久的蘇州四大名園:拙政園、留園、獅子林、滄浪亭,惜時間關係,四大名園只去了其二,分別是拙政園和滄浪亭,其餘則是網師園及上海的豫園。豫園雖妙,惜斧鑿之氣益甚,故不列在這裡了。蘇州從來都是吳地水的文化,這兒有煙波萬項的太湖、紅欄幾百橋,當中的古城更是水道縱橫,園林景緻自然得造化之妙。

讀者們可從縮圖內,從左邊第一張,按著下一張的次序去看下去,則是由滄浪亭開始共六張,然後是網師園也是六張,最後是拙政園。沒有藝術細胞或不懂的讀者不用擔心,只要順著次序,再經鬚哥這裡解說,自能了然於胸,恍然大悟。

首先進入的是滄浪亭,有念文學的讀者自然會想起《楚辭》卷七的《漁父》或《孟子》卷七《離婁上》,這名字是典出於此,這兒是蘇州最古老的園林之一,原為吳越時廣陵王錢元的花園,後來宋朝詩人蘇舜欽在此處建此亭,因邀歐陽修共作《滄浪亭》詩而名噪一時:「清風明月本無價,遠水近山皆有情」,歐蘇二人原為好友,詩意相惜,且對仗工整,醉翁偕滄浪,傳為佳話。此詩今日仍存亭內之楹聯上,滄浪之意,流露出建園者失意於仕途,隱世而怡然自得的情懷。

此園建於三面皆水的池上,並不以高牆土圍來作隔間,甫進園內,就是迴廊,迴廊之側,以樹木竹林、湖石層疊來作景緻點綴,進至園內中心,抬頭就是滄浪亭,於園內漫步,隨著迴廊的曲徑幽通,突然豁然開朗,中有小池,池水乃以外面之水引入,就地取材,運用之妙,為此園的特色。窗欄花框更以大自然入題,趣味盎然。

接著是網師園,本來不是鬚哥的行程之內,但網師園三字確實吸引,於是去了看,那兒的園林佈局的確沒有令我失望,有兩句話可以總括:「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網師園原為北宋侍郎史正志“萬卷堂”故址,其圃初名作“漁隱”,後名網師,乃漁父釣叟之意。此園為蘇州世家宅園相連的典型佈局,全園面積只僅八畝,東宅西園,以池水為中心,甫進入園內,即見一畝方塘,明亮的中心佈局,此池乃聚水之設計,聚而不分。池之西北以石板作橋,低矮貼水,旁接小亭,亭名喚:風來亭,意取宋人郡雍之詩:「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亭作拱露之狀,以綜覽全景。園景雖小,但內院設計精緻,圓拱門更有畫中畫的趣味,花窗簡潔巧麗,以窗作畫框,窗外竹景作畫,見盡心思。門樓題額各有特色,此側堂之門窗花紋作雲狀,配合外面門樓之題額“藻耀高翔”,藻為水草,意指文采絢麗且飛揚。

最後是拙政園,此為蘇州最大的古典園林,明嘉靖年間御史王獻臣仕途失意歸隱蘇州後建成,並聘著名畫家文徵明參與設計,歷時 16 年才建成。此園精彩景點特多,入門處並不起眼,曲徑通幽,小亭處處後,豁然開朗,在此處遙望,真的是“別有洞天”,透過兩邊的垂柳遠橋,遠處的北寺塔淡淡的矗立在垂柳樹蔭間,然後順著曲徑石橋漫步,到了另一角落,仰頭則見一八角亭,亭內四面皆窗,窗格是梅花圖案,這就是“宜兩亭”。此亭名來有自,唐代白居易曾和元宗簡互為鄰居,院落有一棵高大的柳樹突出高牆,兩家可以共賞,白居易為之詩日:「明月好同三徑夜,綠楊宜作兩家春。」以此來喻兩家的和睦共處。昔日中及西園分別為不同的兩家所有,西園主人不建高樓,而作堆山築亭以欣賞中園美景,中園則可遙望亭臺樓閣的情趣,借亭入景來豐富其景,這就是一亭便宜兩家著,成為佳話。宜兩亭位於中園和西園間,突出於波浪廊脊之上,透過有限空間,俯視園內,形成深遠的景觀,如詩畫之景,這是造園技巧之「鄰借」範例。順著亭台下樓,則見拱門如畫中畫,園內美景盡收拱門內。拙政園佳景處處,如東園的蘭雪堂、中園的倚紅亭、南園的與誰同坐軒等在此不能盡錄。

蘇州名園,只簡介其三已足,中國人運用智慧設計園林之妙,在乎一心,不在機匠之巧。讀者如有機會溜覽名園,勿存到此一遊之態,安靜已心毋燥,自能從中發現其美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