鬚哥的影像半生
香港心中國情
神遊長江水

在台灣念大學的時候,正值校園民歌的熱潮,李建復一曲《龍的傳人》瞬間風靡台灣及海外,我們生長在香港這一代,除了知道十年文革及紅衛兵之外,就差不多一步都沒有踏進中國,因為那時候的國情,都把我們嚇得不敢回去。

建復兄的歌曲正訴說了我們的心聲:「……雖不曾看見長江美,夢裡常神遊長江水,雖不曾聽見黃河壯,澎湃洶湧在夢裡。」那時的我們,不管是台灣或香港人,都有這麼的中國情。

現在中國已開放,踏進故土尋根的機會多了,99年聽聞三峽將動工起壩,就相約老同學錦培弟往三峽一遊,以圓大學時的中國夢,我們參加的是刻苦之旅,坐的是民間三峽遊船,吃的是當地民間風味,惜鬍鬚太后因工作纏身而未能同行。

三峽的確壯麗異常,尤其是在白帝城一宿,遊船於四時左右離開,我們在船頂觀景,真的是彩霞滿天,應了李白那首詩:「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可惜的是兩岸猿聲已不復聽見了。沿江而行,吳蜀古棧道痕跡處處可見,巴人崖上懸棺更是一絕。今日三峽已封江起壩,往日勝景多已長埋江下,唏噓之餘,更感上帝之手在導引歷史,世上一切事物都會過去,惟獨上帝所作之工,恆古永存。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馬書 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