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记得《早餐俱乐部》片头引用大卫·鲍伊的一句歌
点击数:
 
 
偷妈妈的车,逃课,最后更是给暗恋的学长发了一封露骨的约炮留言……
 
乍一看,整部电影就像是某某疾病的公益广告。
 
是的,青春期是种病啊,少女心事,用一个字形容的话,作,三个字就是,往死里作。
 
可回头想想,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不就是这样吗?
 
情绪特别饱满,一天恨不得更十八次心情,看似没有来由,却是钻心的纠结,且全世界只有自己最清楚。
 
所以,伍迪·哈里森扮演的老师最恰当,他就那么听着,一句话不说,甚至于头痛欲裂之时送上一两句嘲讽,“要自杀去啊,我也刚写好遗书!”但遇到关键时刻,又能默默安慰。
 
最后,娜丁终于发现身边一直相随的亚洲男孩Erwin,如同夏天的暴雨,噼里啪啦之后,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
 
按说,《十七岁的边缘》不算多么新颖,包括标题提到的跨种族爱情,亚裔角色还是有不少刻板印象在,比如,功课好,不善交际,父辈都很功利,希望儿子以后经商或者当律师。
 
但是,论细节的把控、导演的掌控,以及最重要的,演员的表现,《十七岁的边缘》都算得上是青春片里的上乘之作。
 
96年的海莉扮演起17岁的少女有先天优势,素面朝天时隐约的痘印,那种神经质、敏感、自卑、作死,一不小心就会让人厌恶,但透由她的表现,你愿意去理解,青春的“刀锋”虽然伤了身边很多人,但她也是受害者啊。
 
至于亚洲男孩的扮演者,HaydenSzeto,中文名是,司徒頌曦,一查来头也不小。祖上是岭南的望族,丹青世家,父亲是画家、教授司徒乃钟,爷爷是著名画家司徒奇。
 
小哥虽然是85年的,但扮演起17岁的少年是不是也毫无违和。
 
摩天轮上求吻、游泳池里玩耍,紧张时语速会加快,说些不该说的,关键时刻又不乏幽默。
 
这部电影很容易让人想到约翰·休斯的经典青春片《早餐俱乐部》。导演也在采访中多次强调,剧本灵感正来源于休斯的电影。
 
电影《早餐俱乐部》剧照
 
记得《早餐俱乐部》片头引用大卫·鲍伊的一句歌词:
 
“当这些年青人遭遇翻天巨变并尝试改变时,你们嗤之以鼻;怎知他们根本不需要你的教诲,因为经历过什么,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
 
(And
 
thesechildrenthatyouspitonastheytrytochangetheirworlds;are
 
immunetoyourconsultations,theyarequiteawareofwhattheyare
 
goingthrough.)
 
青春片该怎么拍,一不小心就陷入套路,或者说,这种片型本身就是套路。
 
但是,谁没有青春呢?谁不经历成长呢?看似雷同的情节下却有不同的、鲜活的灵魂,青春片最动人时不正是捕捉到共性中那一点点微小的个性?
 
和其他青春片比,娜丁的躁动可能并没有多大不同,展现的也是那种经历翻天巨变时最真实却不能为外人道的痛苦,甚至于躁动的方式都是大同小异。
 
但高下之别,不正在于这种痛苦,导演有没有看轻,演员有没有看轻,最后观众又能不能感同身受。
 
《十七岁的边缘》的好,恰在于这种尊重,平等,又不带任何预判。
 
“让她疯吧,我们安心地等这场青春的暴雨过去就好。”
 
Category:影音资讯TAG:玩儿电影
Copyright © 2002-2011 贝斯特bst2222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0-66889888 电子邮箱:329435598@qq.com 公司地址:广东省广州市桥西区中山西路58号 琼ICP备65236598号 冀公网安备案112458521254 技术支持:http://qiyuetoys.com/